<progress id="jvjdf"><var id="jvjdf"></var></progress>
<var id="jvjdf"></var>
<var id="jvjdf"></var>
<var id="jvjdf"><strike id="jvjdf"><thead id="jvjdf"></thead></strike></var><cite id="jvjdf"></cite>
<var id="jvjdf"><video id="jvjdf"></video></var>
<cite id="jvjdf"></cite>
<var id="jvjdf"><dl id="jvjdf"><listing id="jvjdf"></listing></dl></var>
<var id="jvjdf"></var><var id="jvjdf"><strike id="jvjdf"><thead id="jvjdf"></thead></strike></var>
<cite id="jvjdf"></cite>
<cite id="jvjdf"><span id="jvjdf"></span></cite>
<cite id="jvjdf"></cite>
<var id="jvjdf"></var>
<var id="jvjdf"></var>
<var id="jvjdf"></var>
<var id="jvjdf"></var>
<var id="jvjdf"></var>
 
本站首頁 關于我們 法律圖書館與法律信息研究會 法律信息研究 中外法律圖書館 法學文獻與檢索 政府信息公開 法律圖書館導航 法律法學網導航
法律史料文獻
中外法學文獻
法學文獻整理與利用
文獻檢索研究
  當前位置:首頁 > 法學文獻與檢索 > 文獻檢索研究
文獻檢索研究
暫無下載資料

 論沈家本的法律文獻分類方法和實踐
            黃騰華 點擊量:3344
福建農林大學人類學研究所
【摘要】
在長期的研究與實踐中, 沈家本形成了一套系統的法律文獻的分類方法。論文從文獻的體式、內容和時間的先后順序等三個方面對沈氏的法律文獻分類方法和實踐進行探討, 并闡述了其意義。
【關鍵字】
沈家本;法律文獻;文獻分類
    

  沈家本(1840一1913年)字子撐,號寄蓉,浙江歸安(今浙江省湖州市)人,是晚清著名的法律學家和法律文獻學家。沈家本的著述很豐富,累計四十多種,二千多萬字。在整理和研究古代法律文獻的過程中,他編撰的有關法律文獻的論著集中而系統地體現了他的法律文獻分類思想和實踐。今筆者不揣淺陋,對此進行分析探討,以求教于方家。

  1、中國古代文獻的主要分類方法

  中國目錄學是隨著歷史文獻和圖書積累到一定的數量后才產生的。根據考古發掘證明,在奴隸社會時期就產生了單的著錄圖書文獻的目錄〔1)。而有文獻可考的最早目錄著作則是西漢末年劉向、劉欲父子的《七略》,也是他們創立了中國目錄學史上第一種圖書分類方法一一六分法。從此,中國圖書的分類工作便有了迅速的發展。先后出現了六分法、四分法、七分法、十二分法等。

  1.1六分法

  為了解決應詔征集來的

  “積如丘山”的書籍難以檢索利用的問題,漢武帝任命劉向負責校書編目工作,要求編出一套系統的藏書目錄。劉氏父子在實際工作中更多地運用了他們的圖書知識和目錄學方法,結合當時政治、學術、典籍的發展情況,把群書分成六類:六藝略、諸子略、詩賦略、兵書略、數術略、方技略,共三十八種!镀呗浴返脑敬蟾旁谔拼鸵呀浲鲐。東漢班固的《漢書·藝文志》把《七略》的第一篇“輯略”取消,分散在其他六略之中,從而保存了《七略》的基本內容,故《漢書·藝文志》便成了現存最古的六分法代表作。

  1.2四分法

  魏晉時期由于文化典籍的遷演,史學和文學著述的數量顯著地增多,兵書、陰陽術數書籍相對地減少,古文經學壓倒今文經學等,所以圖書分類也根據發展的實際狀況做了改革和調整。西晉時期荀勘的《晉中經簿》改六分法為四分法,以適應和包容新的文獻,即“一曰甲部,紀六藝及小學等書;二曰乙部,有古諸子家、近世子家、兵書、兵家、術數;三日丙部,有史記、舊事、皇覽簿、雜事;四曰丁部,有詩賦、圖贊、汲家書,大凡四部,和二萬九千九百四十五卷‘l[2,.后來,東晉著作郎李充把荀顫的四部分類的次序進行了變更。據清代學者考證:”至李充為著作郎,重分四部:五經為甲部;史記為乙部;諸子為丙部;詩賦為丁部。而經史子集之次始定!爸撂拼赫鞯染幾端鍟そ浖尽窌r,始把甲、乙、丙、丁四部改為經、史、子、集,遂為后世多數書目所采用,最為著名的就是《四庫全書總目》。

  1.3其他分法

  除了上述兩種主要的分類方法外,中國的目錄學史上也曾出現過七分法、十二分法和五分法。它們的出現,豐富和發展了目錄學的分類思想和實踐,為中國目錄學的進步作出了貢獻。七分法以南北朝時期的王儉和阮孝緒為主要代表。王儉的《七志》改變了李充的四分法,依照漢代劉向父子的分類法而創立了七分法,只是對《七略》略改部名錄》以《七略》和《七志》為參考,分為經典錄、記傳錄、子兵錄、文集錄、術道錄,佛法錄和仙道錄七錄。十二分法以宋代鄭樵為代表,他把分類表發展到第三位類,是中國圖書分類學史上的一大進步具體分為經類、禮類、樂類、小學類、史類、諸子類、天文類、五行類、藝術類、醫方類、類書類、文類。清代張之洞的《書目答問》,根據叢書數量不斷增多,在四部分類法的基礎上創立了五分法,即經、史、子、集、叢書。為直觀地顯示中國古代目錄學分類的演變,筆者繪制了表1.

  通過表1我們可以看到在《隋書·經籍志》以前,法律并沒有作為獨立的小類在圖書目錄上出現過,只是在”略“或”部“下的細目里隱隱約約地看到法律書目的蹤影,而且分布得比較散亂,無法準確定位!端鍟そ浖尽冯m然設立”刑法“這一小類,但它主要是”紀律令格式“,其它的法律文獻則同樣零散分布法家、書、禮等小類當中。正如一些學者所云:中國法律文獻具有”零散性“、`禮法融合”、“類型多樣化”、“綜合性”的特點〔4)。因此,以往人們在中國古代法律文獻歸類的問題上存在著很大的分歧。

  2、沈家本的法律文獻分類方法和實踐

  作為一位博古通今的法律文獻學家,沈家本對法律文獻的分類問題進行了積極的思考和探索。歸納其方法和實踐的建樹,有以下三點:

  2.1按照文獻的體式劃分法律文獻的類別

  所謂的體式,就是法律文獻的文體和格式。如法律文獻可分為奏議、論著、刑案、法典等類。從《寄移文存》的目錄中,可以看到沈家本在分卷時,首先是按照文章的文體把全書分為八卷;而每一卷中,又是根據每篇文章的文體和格式特點細分為奏折、奏議、論、說、考、釋、序、跋等,詳見表2.

  這種分類思想指導下紊,一目了然,非常便于讀者的查檢。同時,這種分類方式也表明了沈家本繼承了宋代鄭樵的類例思想。類例,就是今人所說的分類。從法律文獻的角度來說,就是根據文獻典籍的內容、性質特征、分列系統,以類相從,使其各具條理,從類例中表明各種法學流派或書籍的源流演變。沈氏能把鄭樵所提出的“一類之書,當集在一處,不可有所間也”分類思想,嫻熟地運用于長期的文獻整理與研究之中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2.2按照文獻的內容劃分法律文獻的類別

  中國最早的目錄學著作《七略》關于書的分類,就頗具系統性和實用性。全書類下分種,種下當細分的再分目。把一萬三千卷的藏書,分為六大類,三十八小類。其分類的主要標準就是依內容(義)分。鄭樵所謂“類例既分,學術自明……觀其書,可以知其學術源流,[5〕,實際也是依內容來劃分書籍部類的。作為精通目錄學的沈家本非常認同按照文獻的內容來劃分書籍的類別,并且把這種分類方法推廣運用到十分棘手的法律文獻歸類上。他在編排書籍目錄之時,通常按書籍的學術內容以類相從,杜絕把不同學術內容的圖書合為一類的做法。以《歷代刑法考》為例:首先,沈家本根據《歷代刑法考》所涉及到的文獻內容把全書目錄分為刑制和刑法兩大類:一是”刑制考“,二是”專題考“.而后再分細目:”刑制考“包括《刑制總考》四卷,《刑制分考》十七卷!睂n}考“又可分為”法律與制度考“、”重點朝代法律考“和”刑官制度考“三部分。法律與制度專題有(赦考》十二卷,《律令》九卷、《獄考》一卷、《刑具考》一卷、《行刑之制考》一卷、《死刑之數考》一卷、《唐死罪總類》一卷、《充軍考》一卷,《鹽法、私礬、私茶、酒禁、同居、丁年考》合卷、《律目考》一卷。重點朝代法律考包括《漢律披遺》二十二卷、《明律目箋》三卷、《明大浩峻令考》一卷。刑官制度考,則僅有《歷代刑官考》二卷。這樣分類的結果,不僅理清學術源流,而且使刑制、刑法各有條貫。正如現代學者的評價一樣:”書(《歷代刑法考》)中集錄的資料,按目分列,縷析條分,上下幾千年。既洋洋大觀,而又不顯得蕪雜’,‘[].

  2.3按照文獻的時間先后來編排法律文獻

  歷代目錄學家都認為目錄學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辨章學術、考鏡源流”.清代史學家章學誠也說:“(目錄學)部次條別,將以辨章學術、考鏡源流!保ǎ┯瓿蛇@一任務,就要求目錄學家在從事目錄活動、編撰目錄學著作時,一如撰寫學術史那樣編次有序。所謂“編次有序”,即要求在著錄同類書籍時,應該按照其成書的先后秩序排列,也就是按照時代先后來著錄書籍。沈家本不僅把“辨章學術、鏡源流”的原則運用于目錄學實踐,而且還運用于學術著作的撰寫中。在對古代法律文獻編纂體式、內容進行分類之后,沈氏按時代的先后順序,將律、例、令、格、救、事類、浩等各種律令名目,編列一體,使之秩序井然。例如,《律令》九卷可以說是中國古代律令大全,是考證中華法系自先秦至明朝末的律令。書中考證律令、科、法的基本概念,輯錄、訓釋歷代頒布的有關立法、執法的典型事件、案例。還收錄許多重要的法律著作,沈家本排列律令史料的標準就是時間,以時代的先后順序把歷朝的律令安排得有條不紊。再如,《歷代刑法考》中的《赦考》十二卷,分為“原赦,,、”述赦、“赦例”、“赦儀、”赦占“、”論赦分。

  這幾個部分基本都是以時間的先后順序來排列有關“赦”的史料。沈家本把古代法制史料按時代先后排列,不僅方便了讀者查閱書籍,使其能即類求書,因書求學,更為重要的是闡明學術源流,辨別其因革損益與利弊得失,讓讀者覽目而知法律制度的殖替流變。

  3、結語

  在整理和研究法律文獻的過程中,沈家本按照法律文獻的體式、內容和時間先后的順序,對法律古籍和自身著述進行分類編撰,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首先,是對傳統法律文獻分類方式的變革。按照傳統的分類法,法律的典章制度多分屬于經類、史類;法律思想多歸屬于史類和集類;法規律令則多納人史部;其他個人的法律著作,更是散人各部。而沈氏的分類思想和實踐,是矯正法律文獻分類散亂狀況的一種積極的嘗試和有效的變革,從而使各類法律文獻按照體式的不同而形成獨立的橫向體系;按內容以類相從而形成有序的系統;按時間先后而形成縱向的順承關系。

  其次,為古代法律文獻學學科的創建和發展奠定了基礎。古代法律文獻學的研究對象是古代的法律文獻,而其分類則是從事這一領域研究的學者面臨的最為困難的問題。法律文獻劃分混亂,造成了法律文獻表述和利用的諸多不。而沈家本的分類思想和實踐為這一系列問題的解決提供了科學的途徑,廓清了蒙在古代法律文獻學上的塵障。最后,沈氏的分類方法和實踐,為人們對今天的法律文獻分類提供了有益的幫助。沈家本總結前人和自己親身分類文獻的豐富的實踐經驗,提出并運用了“利用文獻的體式來劃分法律文獻的類別”,“利用文獻內容來劃分法律文獻的類別”和“利用文獻的時間先后順序來編排法律文獻”的新方法。這些對我國目錄學史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缎率兰o圖書館》2006年第4期

【參考文獻】
1王重民.中國目錄學史論叢.北京:中華書局,1984(2)
2魏微等.隋書·經籍志序.北京:中華書局,1982.
3錢大聽.元史·藝文志序.見陳文和主編.嘉定錢大聽全集(5).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7
4高潮,劉斌.中國法制古籍目錄學.北京古籍出版社,1993
5鄭樵.通志·校佛略北京:中華書局,1987
6鄧經元,驕宇賽瀝代刑法考·點校說明.中華書局,1985.
7章學誠.校禪通義序.見王重民:《校攤通義》通解.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
        
        
      首都法學網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中美法律信息與圖書館論壇(CAFLL)
      國家圖書館       美國法律圖書館學會(AALL)       國家檢察官學院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圖書館       國際法律圖書館協會(IALL)       最高人民法院圖書館

主管單位:中國法學會  主辦單位:中國法學法律網合作機制 技術支持:北大英華科技有限公司(北大法寶)
電話:010-82668266-152 傳真:010-82668268  京ICP證010230-5
加入收藏 | 本站首頁 | 聯系我們
go
国产精品久久九九精品视_国产精品久久九九视频_国产精品久久久